卡扎菲次子或将强势归来? 竞选总统为父报仇, 俄成最强大后台

与此同时,自从赛义夫宣布竞选总统后,利比亚实权人物国民军司令哈夫塔尔表示,虽然没有同出狱后的赛义夫见面,但十分关注赛义夫的动向,如果赛义夫能发挥政治作用,结束当前的乱局,并不会阻挠赛义夫参与政治生活。

然而,仍有分析认为,赛义夫虽然会获得其父一笔可观的政治遗产,但作用有限,只能赢得亲卡扎菲武装或者部分死忠粉的鼎力相助,而这远远不能助其赢得大选的最终胜利,当选为利比亚总统。

这些所谓的支持者主要集中在利比亚南部和西部的部分地区,不容忽视的是,仍有一大部分人或者相当大的区域并不支持赛义夫的回归。

所以赛义夫能否竞选成功尚犹未可知。

众所周知,联合国安理会于2011年2月26日通过决议冻结卡扎菲海外资产,20天后再次通过决议,授权于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北约遂强势介入利比亚,进行武装干预,卡扎菲在首都沦陷后踏上逃亡之路,不过还是于2010年10月20日被北约在位于利比亚北部的苏尔特一处废弃下水道中被抓获,随后在美军的连环枪击下殒命。

然而,卡扎菲离世了,但利比亚并未迎来期盼已久的民主自由,而是因各反对派之间日益激化的矛盾而冲突不断、民不聊生。

卡扎菲次子或将强势归来? 竞选总统为父报仇, 俄成最强大后台

一方是由控制利比亚中部、东部等大面积区域图卜鲁格市民选的议会,另一方是2017年3月获得联合国和欧洲认可的由法耶兹萨拉杰于首都的黎波里成立的控制着西北及西南区域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

不过两大组织均否认对方的存在,多以武装冲突的方式进行对抗,合作已无半分可能。

时局动荡不安、经济严重崩溃似乎已经成为利比亚无法解决的难题,引发的是,利比亚民众已经不对国家民主化进程抱有期望了。

韩朝举行高级韩前外长次子投朝 图-1

由审判赛义夫这一过程就可以看出,赛义夫之所以能以大赦的名义被释放,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利比亚两大派别的分歧,一被联合国认可的民族团结政府却不被位于东部地区的政府承认,位于赛义夫关押地带的津坦民兵武装也持有相同的看法,而民族团结组织政府虽然与国际刑事法庭一致认为赛义夫犯有反人类罪,但双方并未就应由哪方主导审判进程达成统一意见。

韩外长康金河韩前外长次子投朝 图-2

即使在2017年6月赛义夫以大赦的名义被释放,但获释后的赛义夫同时也面临一系列问题,因为国家刑事法院与国际刑警组织并未撤销对其在2011年镇压革命运动犯下反人类罪的指控,针对他的红色通缉令与逮捕令仍在继续生效,不过由于利比亚并非《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成员国,没有承担配合国际刑事法院抓捕赛义夫的义务,可以不接受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与要求,因而,赛义夫只要滞留在利比亚境内就可以确保其人身安全,但这也意味着,赛义夫不能离境或者出现在国际刑事法院在该地拥有通缉权限的国家,避免遭到逮捕与引渡。

韩朝举行高级韩前外长次子投朝 图-3

不过即便如此,赛义夫还是投入到竞选利比亚总统中,并在2018年12月初曾致密函给普京,就利比亚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调解路线图,并表示利比亚合法元首应当为自己,呼吁俄方能提供武力支持,。

俄罗斯外长米哈伊尔·博格丹诺夫表示,赛义夫及其支持者应该自行决定参与总统竞选与否,作为利比亚国内政治进程的有机组成部分,赛义夫所提出的主张利比亚全体参与到调解中来这一设想值得肯定,俄方和所有武装组织都保持接触,并将支持所有人参选,不分派别,不分阶层。

由此看来,俄罗斯极可能是其最大后台。

韩朝举行高级韩前外长次子投朝 图-4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